</li> logo.png

几年没做过爱的胡姐

收藏网站

         胡姐今年五十二岁,足足大我一轮又拐了一个小弯弯,再过三个多月就是她五十三周岁的生日。她中等个头,身材适中,属于那种丰硕而不臃肿、瘦削而不干瘪的女人,尽管年届五旬,肤色依然细腻滑润,软绵绵的身体发散着浓浓的高档香水的诱人气息,仔细地品偿之后可以隐隐约约地嗅闻出一股淡淡的成熟女人特有醇香体味。尽管平时几乎天天在一起吃喝打闹,可是一旦触及到实质问题彼此之间竟突然陌生起来,甚至感到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我们长久地互相对视着,媳妇握着麦克风默默地低下头去。欢快的乐曲嘎然而止,电视画面变成了单调的淡蓝色背景,没有人再去理睬它。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杯盘碗筷在巨大的吊灯照射下反射着色彩斑蓝的柔光,和颜悦色地关注着我们,希望那激动人心的热闹场景尽快出现。整座房子死一般地沈寂下来,只有隔壁厨间里那总犯老病的日光灯有气无力地、像只蚊子般地吱吱嘶鸣着。  看来,只有果断地採取行动才能打破这尴尬的僵局,想到此我一扫方才的窘态,脸上露出淫邪的本色:「胡姐,没什么,大家只是玩玩而已!」说完,我开始解她的衣扣,胡姐按住我的手:「阿齐,我跟你媳妇是最好的朋友,这样做好吗?」  「没事,我已经跟媳妇商量过啦,她同意啦,不信你问问她!」胡姐瞅了瞅我的媳妇,媳妇平静地点点头:「胡姐,他跟说过好几次啦,以前我没当回事,以为他是在说笑话,前几天我要给他买圣诞礼物,他什么也不要,一定让我把你当圣诞礼物送给他!」  「哦,我的好老妹,你把姐姐当成礼物送给你老公啦!」胡姐一脸羞涩地说道。  「嘿嘿,阿齐,胡姐看到过你的身子!」胡姐赤身裸体地坐在床沿笑吟吟地说道:「你记不记得啦,前年夏天你媳妇有病在家里打针,你在卫生间洗澡我在厨房做饭,突然,你的媳妇喊叫起来:快,快,快来给我拔针头,药瓶里没有药液啦!我一听,急忙放下炒菜锅向屋子里跑去,你在卫生间里也听到你媳妇的喊叫声,慌张之下竟然一丝不挂的沖出卫生间闯进屋子里,当时我已经先与你跑到屋子里正给你媳妇拔针头,好傢伙,你浑身湿淋淋地站立在我的面前,哎哟,当时你非常不好意思,我说:没事,阿齐,我比你大十多岁呢,若是细论起来应该是你的姨娘辈,只是我与你媳妇太要好啦,我们愿意以姐妹相称!」嘿嘿,我心里想道:长我十多岁,姨娘辈,那我今天就是要操操你这个大我十多岁的老姨娘啊,说话之间,我也脱得精赤条条地站立在胡姐的面前,胡姐还是相当地腼腆,一点也没有放开,我悄然地坐到胡姐的身旁伸出手去掐住她那日渐萎缩、但却依然光滑如脂的乳房,同时抱住她的脑袋轻柔地亲吻起来:「阿齐啊——」胡姐伸出舌尖迎合着我的亲吻,嘴里不断地唤着我的小名:「阿齐啊,这是不是有点太荒唐啦,胡姐太没正事啦!」  「不,胡姐,咱们几个人在一起做爱有一种新鲜感,这能够使你的妹妹,我的媳妇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真的,……」  「是吗!」胡姐瞅了一眼沙发上的媳妇,媳妇还是平静地微笑着望着我们两个白乎乎的肉体,我向媳妇挥挥手:「过来啊,傻瞅着啥呢,参与啊!」「你们两个先玩吧,我等一会再上!」  「嗨,过来吧,一起玩啊,就像电视里面那样,快点过来啊!」在我再三催促之下,媳妇终于站起身来脱衣服。  胡姐继续与我亲吻着,彼此之间用舌头和温暖潮湿的口液传达着炽热的情感,虽然平时总是嘻笑打闹,可是第一次超出朋友关系而紧密地接触到一起还是有点那个,那个!我的手渐渐向下滑落到胡姐的私处,我摸到一片细软的性毛:「胡姐,你的阴毛好多啊,并且很长!」  「嘿嘿,怎么,你不喜欢毛多的!」胡姐问道。  「不,不,我喜欢阴毛,尤其是这个地方的毛!」说完,我将手伸到胡姐的腋下一把拽住她那细长细长的腋毛:「胡姐,你的腋毛咋这么长啊!」「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这个品种吧!」  我蹲跪到胡姐的私处将她的两条细长的白腿分张开,在一片浓毛遮掩之下,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若隐惹现,淡红色的、闪烁着晶莹暗光的阴蒂头坦露着可笑的小脑袋向我发出频频秋波,我拨开浓密的性毛,将阴唇向两侧分开,一个饱经风霜的、千锤百炼的、历经磨难的老年女人所特有的阴道口豁然洞开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啊,感谢上帝,我终于亲眼欣赏到那行将枯萎的、但仍然保持着夕阳西下之时最后一股强劲势头的老女人的阴道,我伸出两根手指缓缓地插进这个老迈的、熟透的阴道里,还行,里面还是那么柔软、温热、湿滑,我的手指轻轻地搅捅几下,泛起一阵小小的波澜,阴道壁微微地抖动几个,那是胡姐在做着收缩运动,随即便轻柔地哼哼起来:「哎哟,好痒啊!」「胡姐,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做过爱啦!」媳妇早已脱光衣服坐在胡姐身旁。  「唉哟,这可有年头啦,自从我第二个丈夫病死以后我再也没有找过人,大概有三、四年啦!」  「你在外面真的没有人吗?」媳妇继续盘问道。  「老妹,你不相信吗,咱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形影不离啊,你看到我跟哪个男人有来往啦,没有,一个也没有!」  「胡姐,你为什么不再找个老公呢!」我一面搅捅着胡姐的阴道一面问道。  「没意思,半路夫妻哪能有真感情呢,再者说啦,我这么大的年纪,找也只能找七十多啦的,有人给我介绍过,连六十岁的男人都不愿意要我,阿齐,你说,跟七十多岁的老头有啥意思啊,连话都没得说,没有一点共同语言!」「可也是,」媳妇表示同意:「我告诉你,胡姐,老年人都变态,任可不找也不能跟他们凑合!」  「快,亲爱的,赶快给我发动发动!」说完,我不由分说扑哧一声将阴茎塞进媳妇的嘴里,媳妇十分自然地给我口交起来,胡姐惊讶你看着:「老妹,你总给阿齐这么啯吗?」  「嗯,」媳妇一边啯着一边说道:「只要一玩他就让我给他啯,他最喜欢这么玩,不但要啯,到后来还得把他射出来的玩意吃下去!」「哎哟,那玩意能吃下去吗,不噁心吗?」  「习惯啦,已经让他培养出来啦!」  「嘿嘿,胡姐,来,你也偿偿吧!」说完,我将阴茎从媳妇的嘴里抽来一把拽住胡姐的长发,胡姐稍试迟疑一下但还是握着我的阴茎将其含进嘴里:「我活了五十多岁,今天还是第一次干这事呢!」  「是吗,那你就开开洋荤吧,」我的阴茎早已被媳妇啯得又滑又硬,此刻在胡姐的嘴里快速地进进出出,胡姐口交的技巧实在是糟糕透顶,看来日后得多多练习啊。  「胡姐,你做得不对,应该这么啯,用舌尖舔他的鸡巴头,对,对,这样感觉很爽的!」媳妇诲人不倦地教导着她的大姐姐。  我将阴茎从胡姐的嘴里拔出来又塞进媳妇的嘴里,我如此这般不断地调换着,一根大阴茎频繁地出入两个温热地女人嘴巴。  「来吧,胡姐,进入正题吧!」让两个女人给我口交的游戏完了约莫二十多分钟,我满心欢喜地将胡姐按倒在床铺上坚挺无比的大阴茎非常顺利地插进她的阴道里,虽然已是五十多岁的老女人,并且生育过两个孩子,可是胡姐的阴道还是有一种紧迫感,我狠狠地抽插一番,终于将里面搞得湿滑起来,我一面插捅着一面拽拉着她的阴唇,把玩着她的阴蒂。媳妇还是静静地坐在胡姐的身旁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胴体,然后悄声地问我:「怎么样,你终于如愿以偿啦,胡姐的里面有啥与我不同的滋味啊!」  「亲爱的!」我将媳妇搂抱过来狂放地亲吻着,媳妇温情地依在我的怀抱里,滑润的舌尖嫺熟地搅拌着我的口腔,一只纤细的小手很老练地抓挠着我的小乳头,一丝痒涩涩的快感顿时传遍周身,我兴奋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另一只手熘进媳妇滑熘熘的阴道里肆意抠捅。  「哦,哦,阿齐啊,轻点啊,轻点!」我把粘满分泌物的手指抽出来塞进媳妇的口腔里然后我们两人共同分享着无比甘甜清醇的爱液,面对此情此景,身下的胡姐渐渐激动起来,她完全抛却掉最初的腼腆,纵声浪叫起来,一只手也摸仿着我的媳妇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另一只小乳头,而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揉搓着她那浓毛密布的阴部和阴蒂。  「叭——,叭——,叭——!」我的阴茎狠狠地顶撞着胡姐淫液逐渐横流起来的老年阴道发出悦耳的响声,媳妇循声望去,秀丽的大眼睛放射着亢奋的光芒,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游移到胡姐的阴部,协助胡姐揉搓起来,不时地摸摸我那快速进出的阴茎:「呵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鸡巴是怎样狂插女人阴道的,叭叽叭叽的,真好玩,有意思!」  「老妹,你与阿齐做了这么年的爱,难道就没有看到他的大鸡巴是如何进出于你的阴道吗?」  「看不清楚,既使是擡起头来把脖子都累痛啦也看不清楚。」「这回你就好好地看吧,看吧!」胡姐扭着皮肤渐渐松懈下来的胴体奋力配合着我阴茎的进袭,两条长腿高高擡起:「哦——,哦——,啊——,哦——,好厉害,好舒服啊!」  「来,亲爱的,」我推开刚刚进入状态的胡姐,握着淫液直滴的大阴茎转向媳妇:「来,该你啦!」媳妇柔顺地仰卧下来,我跪爬到她的两腿之间将阴茎塞她的阴道里:「啊,还是媳妇的阴道嫩操、滑熘哇!」媳妇闻言,脸上扬溢出幸福的欢喜之色,媳妇最大的幸福就是获得我的表扬,听到我的话语,她含情脉脉地擡起头来抱住我的脑袋:「是吗,真的吗!」说完便开始狂吻起来。  尚未尽兴的胡姐揉搓着奇痒难耐的阴道,两根手指深深地没入其中,一只手无比爱怜地抚摸着我媳妇的豪乳:「老妹的皮肤真好哇,又细又白,没有一点斑斑点点,在浴池里洗澡,我还没看到过谁的皮肤能超我老妹的!阿齐,你真有艳福啊!」说完,胡姐扒到媳妇洁白如玉的胴体上伸出舌尖亲吻起来,我把手伸到胡姐的私处帮助她一起抠挖着沈睡已久,今天终于被我的大阴茎唤醒的老年阴道。  胡姐用两根手指,我也用两根手指,四根手指紧紧地贴靠在一起共同挖掘着这座既将衰落下来的宝藏。  「力啊,快啊,快啊!」在胡姐的爱抚之下,在我的狂插之中,媳妇的性欲很快便被激发起来,她无所顾及地摇晃着娇艳的腰身:「力啊,一下一下的,使点劲,不要光在外面乱捅,要整根都插进去,对,越深越好,使劲啊,别瞎咕悠,死使捅,啊——,啊——,好,好,对,对就这是样的,好,操死我得啦,操死我得啦!」  在媳妇的鼓励之下,我咬紧牙关像头发疯的野牛般地动作着,而媳妇则忘乎所以地浪叫着,直看得胡姐目瞪口呆:「啊,阿齐好厉害啊,老妹你真有个好老公啊!」  完全沈浸在性的乐趣中的媳妇根本没有理睬胡姐,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回答她的话语:「快,再快点,……哇,阿齐,我要来啦,我,我!」媳妇的高潮竟然来的如此之快,着实令我始料不及,我不得不停歇下来,将肿胀起来的阴茎拼尽全力地顶向阴道深处的子宫口,媳妇紧紧地搂抱着我:「我要死啦,我受不了啦,啊——!」  媳妇幸福地几乎要流出泪水,阴道壁突突突地收缩着,汗淋淋的裸体有节奏地抽搐着,不用问,那种孜孜以求的奇妙高潮感觉终于来临啦。  「唉,」媳妇叹息一声,渐渐松开我,我深深地亲吻一会媳妇,然后从她的身体上爬下来再次扑进胡姐的怀抱:「胡姐,让我们继续吧!」「好哇,来吧!」胡姐此刻已经彻底放开,十分自然地分开两腿握着我的阴茎满含微笑地插进她的阴道里:「阿齐啊,也像操你媳妇那样操我吧!」「可以啊,」我奋力动作起来:「胡姐,你有过高潮吗,达到过高潮吗?」「快感有过,可是高潮嘛,还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你的媳妇会玩得那么投入、那么忘情,这绝对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胡姐,你把腿再擡一擡,我要使劲啦!」我紧紧地按住胡姐的大腿根,胡姐笑吟吟地将大腿努力分开到极限,我将阴茎从胡姐的阴道里缓缓抽出,然后运足气力,调整一下姿式红通通的龟头直指淫液横陈的阴道口,我在脑子里默念道:  一、二、三,开始。小弟弟接到命令奋不顾身沖将而去一头扎进阴道深处,胡姐受到这重重的一击哎哟哎哟地浪叫起来,我的小弟弟在阴道里左右开弓,上下扭动,铁硬的龟头凶狠地横冲直撞生硬地捅扎着里面的嫩肉,发出清脆的响声,溅起一股又一股的爱液四处飞扬。  「啊——,啊——,啊——,太好啦,再使劲!」胡姐被我的小弟弟撞击得纵声喊叫起来,两只手全部伸展到湿淋淋的阴部肆意抓挠着,拽扯着,协助我一同剌激着她那久旱的芳草地。媳妇满含着幸福的微笑,依然余兴未息地揉搓、捅抠着阴道。我向她摆摆手:「亲爱的,过来,到这来!」我将媳妇拉拽到胡姐的腰部,令她张开两腿站立着,我一面狂插着身下胡姐的阴道一面爱抚着媳妇的阴道舌尖缓缓地探进去无比卖力地为其口交,媳妇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哦,哦,阿齐啊,好舒服啊!」我又将舌尖移到媳妇高高挺起的阴蒂上吸吮起来,两根手指深深地插进阴道里搅捅着里面的淫液,媳妇的身体剧烈地扭动着,滚滚淫液洪水泛滥般地涌出来,我立刻张开大嘴将其接住一滴也舍不得浪费悉数吞咽到肚腹里。  「啊——,啊——,啊——,阿齐啊,使劲啊,我也来啦,来啦,马上就来啦!」  胡姐摆动着肥硕的臀部,整个身体僵挺挺地向上擡起,阴道深处咕噜咕噜地喷射着爱液,四壁的嫩肉仿佛被强电击打般地颤抖起来紧紧地握裹着我的阴茎:  「啊——,啊——,啊——,」胡姐近乎嘶哑的喊叫声越来越大,两条腿突突地抖动着,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我不停插捅的阴茎:「阿齐啊,快,快,往里面插,再往里插!啊——,啊——,啊——」  我的阴茎被胡姐死死地抓住再也动弹不得,只好乖乖地没入剧烈震颤的阴道里接受着潮水般的爱液的热切洗礼,透过媳妇两条肥美的玉腿,我看到胡姐完全沈迷在高潮降临时那种疯癫的失态之相,嘿嘿,只见她咧着口液直淌的嘴巴毫无节律地喘着粗气,两只红通通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身下仿佛发现了什么罕见的宝贝,真是很快又皱起了眉头:「唉,咋没了呢,太快啦,这,这,……」「是的,」媳妇转过身去沖胡姐说道:「胡姐,高潮来得不容易,可走的却特别快,简直就像风一样谁也抓不住,可是,那一刻真是消魂啊,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要多过瘾有多过瘾!」  「是挺过瘾的!」胡姐无奈地坐了起来:「就是时间太短啦!」「我说二位!」我握着湿淋淋的大阴茎站立在两个女人面前:「你们也舒服啦,也过瘾啦,可是,我呢,我怎么办啊!」  「嘿嘿,」媳妇甜美地微笑道:「这还不好说,按老规矩办!」说完,媳妇抓起我的阴茎便快速地吸吮起来,胡姐再也没有任何顾虑,俨然成为我们夫妻两人世界中的另外一员啦,看着媳妇如此卖力地给我口交,她伸出手来无比羡慕地抚摸着我的阴茎根部,我将阴茎拔出来送到胡姐的嘴边:「胡姐,来,该你啦!」  「好的!」  两个女人跪在我的身前握着我的阴茎你吸一通,她吮几下,无比热切地给我进行着口交,青筋暴起的阴茎频繁出入于是她们两的玉口,眼前的电视萤幕上恰好也是两个金发女郎正给那个北欧大驴轮番口交,我兴奋地模仿着,只见北欧大驴突然杀猪般地吼叫起来,白哗哗的精液喷泉般地狂泄而出。哇,再低头一看,我竟然也跟着射起精来,浓稠的精液喷得胡姐和媳妇脸上、鼻子上、口腔里到处都是,一片狼籍,洁白的精液缓缓向下流淌顺着脖胫一直滴落到她们两人微微颤动着的酥乳上。  「啊,好爽!」我一屁股瘫坐在床铺上,媳妇抓过一卷手纸小心奕奕地擦试着我的阴茎:「怎么样,过瘾啦!」  「嗯,」我点了点头:「喝酒,来,继续喝酒!」给将三个杯子盛满白沫泛起的啤酒:「来,喝,喝,喝!」  「好,喝,」媳妇接过酒杯就着口腔里面的残精痛痛快快地饮下大半杯然后又将酒杯盛满:「来,胡姐,喝啊,喘口气,喝上几杯一会继续玩,今年的平安夜咱们几个一定要好好地过过瘾,来,干杯!」「干杯!」  【完】